第603章 第六百零二话:练大字
书名:村里的女霸王她良田万顷 作者:树洞里的秘密 本章字数:3419字 更新时间:2021/07/11 13:06:52

已经决定打死都不回去的贺淑璃自然要好好抱紧大嫂的金大腿,有大嫂护着,她不信大哥还能硬把她送回去。

许三花安抚的拍拍贺淑璃的手,冲她挤挤眼睛,“你先下去洗洗,吃了中饭咱们再好好叙旧。”

贺淑璃点点头,绕了贺璋八步远,飞快跟着丫鬟过长廊,往那头出院子去了。

几个孩子看看这,看看那的,团团好奇的问:“爹爹,姑姑大老远来了,为什么要把她送回家啊?”

“因为姑姑的爹娘在京城等她啊,她要是不回家,她爹娘会伤心的。”贺璋摸摸团团的头,道。

团团一听是这样,重重点点头,抱抱贺璋的大腿,又跑过去拉住许三花的手,道:“我和圆圆每天都有乖乖回家哦,爹跟娘不伤心。”

许三花忍俊不禁,“是是是,团团圆圆最乖了。”

余光再瞥到许思齐几个包括七花都眼巴巴的盯着她,她忙又补了一句,“还有你们,也是最乖的。”

“好了,乖孩子们赶紧去洗洗手,到屋里去暖和暖和,我让人给你们切了雪梨,都去吃点,待会咱们就吃饭。”

都被表扬到的几个孩子高兴得蹦了起来,但除了团团圆圆,都不往屋里去。

七花道:“爷爷奶奶搁家等我回去吃饭呢,我要回去吃。”

许思齐许思瑶道:“我爷爷奶奶也在等我!”

许思源也道:“嗯,太爷爷太奶奶也在等我!”

“好啦!我们回家了,蓁蓁,我们待会再来找你玩!”

然后,几个孩子就吆喝着往外跑了。

许三花:“……”

……

洗去一身疲惫和风尘的贺淑璃换了一身新衣裳,这是许三花今年的新衣裳,针线房刚做好送过来的。

她跟许三花个子差不了多少,穿着也正好合适。

因怕大哥叨叨,贺淑璃全程都闷头吃饭,多的话一句也不说,顶多就是逗逗团团圆圆,然后惹得团团圆圆一顿饭的功夫就对这个姑姑喜欢得不得了,完全当成了自己人。

自己人的好处就是,一顿饭吃好,团团圆圆仰头看着姑姑,语重心长的劝道:“姑姑,你还是回家吧,不回家你爹爹和娘亲会伤心的。”

贺淑璃:“……”别以为她没有听到大哥的话。

她偷偷睃了贺璋一眼,打哈哈笑道:“姑姑是到自己大哥家来,又不是到别的地方去,我爹娘不会伤心的。”

团团圆圆听罢,哦了一声,这也是哈,像他们到思齐哥哥家里去玩,爹娘也不会伤心啊!

“嗯,但是玩够了就要回家哦,不然天黑了爹爹娘亲会来找的。”

贺淑璃:“……”

许三花哈哈笑了出来。

贺璋颇为赞同的点头附和,“没错,玩够了就该回家。”

团团圆圆得意的冲姑姑挤挤眼睛,看吧,我们没说错哦。

贺淑璃啧啧两声,赶紧拉着许三花落荒而逃了,“大嫂啊,这鞋子好像有些不合脚,我跟你看看别的鞋子去。”

姑嫂也是闺蜜的两个人同坐抱厦暖阁之中,丫鬟们上了茶点就退了出去,只二人,安静得很,最是好说话的地方。

贺淑璃脱了鞋子四仰八叉的倒在软榻上,随意得紧,再看对面的许三花,也是叉着腿,靠着一个大抱枕,要多舒服的姿势就多舒服。

这就是朋友的好处了,两个人相处,不必一直端着,想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也不必怕对方笑话。

“我过丰州的时候往明珠那里小住了两日,同信上说得那样,她相公对她体贴得很,她的大儿子一本正经的,才五岁呢,活像个小老头一样,张口就是之乎者也,两岁的小女儿跟个糯米团子似的,软乎乎的黏着人,可爱极了,她肚子里,刚揣上老三呢,你怕是还不知道吗?刚三个月,她还没写信说呢。”

贺淑璃说着,再看向许三花,接着道:“团团圆圆也跟你信上说得一样,古灵精怪得很,成亲七年,我大哥对你也好吧,端看刚才饭桌上就了然了,我长这么大,何时看大哥给别人挑过鱼刺呢!”

“我离开京城前不久,还听祖父跟祖母念叨呢,说团团圆圆都六岁了,怎么还不见新动静呢!”

“话说,你跟我大哥不打算再生两个?”

许三花听着,随手就将手边的小软枕给丢了过去,打趣道:“是,明珠都马上就生第三个了,我也有团团圆圆了,你真不急啊,好端端的,为啥逃婚呢,那个姓罗的举人不好?”

“还是说之前的那个姓邓的你更中意?”

贺淑璃接住了小软枕抱在怀里,闻言,嘁了一声,“我之前是一直没遇到让自己合心意的,定亲就定亲呗,无所谓,大家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姓邓的也就那样,将就呗,不过,许是老天爷也见不得我将就,眼见就要成亲了,他就接连的守孝,一年又一年,这次更倒好,直接三年了!”

“我本想着三年挺好啊,反正我也没遇到合心意的,能拖一年是一年呗,哪曾想我爹娘这次就起了心思给我把这门亲退了,还这么快就找到了另一门亲呢!”

之前没遇到合心意的,可以暂且将就,那这么亲怎么就不愿意将就了?

是因为婚期太快,就在明年三月,一时没有准备?

许三花仔细的看了看贺淑璃,忽而瞪大了眼,“阿璃,你是不是遇着自己喜欢的男子了?”

要不然,这次咋就逃了婚跑出来了呢。

贺淑璃一听这一问,大大咧咧的表情就忽然变得有些扭捏了起来,“没,没有。”

许三花看着,就撑了起来,扑过来就冲着贺淑璃一阵挠痒痒。

“咱俩谁跟谁啊,你还瞒我?看我不咋咯吱你!”

“哎呀,哈哈哈三花哈哈,好了,我投降,你快饶了我吧。”

贺淑璃被咯吱的顿时曲作一团,连声求饶起来。

许三花这才收了手,刚坐起来,贺淑璃就一把朝她扑了来,反败为胜,也咯吱起她来。

两个人在软榻上闹做一团,嬉笑声隔得远远的都听得到。

前头书房里,虽然学堂放假了,但爹爹这里的学业不会放假。

原本只圆圆跟着爹爹读书的,但因为学堂放假,团团也被拉过来得每天跟着一起进书房里。

上午读一个时辰的书,下午就要写半个时辰的大字。

两个人正端正的坐在各自的小书案前,手执专门的毛笔在写大字。

听着这嬉笑声,大大打了个哈欠刚刚开始打鱼就想晒网的团团好奇道:“姑姑不是跟娘亲去换鞋子吗?怎么换个鞋子还能笑成这样?”

说着抬眼看着大书案后头端坐看书的爹爹,“爹爹,我去帮你看看娘他们在笑什么好不好?”

贺璋头也未抬,“一篇大字可写好了?”

团团看着纸上自己糊作一团的几个字,再看看旁边圆圆写的不知道好看不好看但至少没有糊且已经快写完一篇的字,眉毛化作了两条毛毛虫。

再听得那更欢实的嬉闹声,她抓耳饶腮的,屁股也扭来扭去的,仿佛屁股底下有虫在咬似的,坐不住。

忽而,她眼珠子转了转,看自家爹爹看书看得认真,问话都没有抬起头来呢,她扭头看圆圆的一张大字写好了,放到了一边,便赶紧抓了过来。

然后冲前头朗声道:“写好了!爹爹。”

圆圆默默撇撇嘴,头也未抬,接着在新的一张纸上落起笔来。

贺璋抬头,见团团把一张写满大字的纸举得高高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满脸都在说“我可以出去玩了吧?”

他忍住笑意,缓缓道:“今儿蓁蓁的动作倒比秉文快,难得这么快就写完了一篇大字,需得再接再厉,便再写一篇吧。”

“啊?”满心欢喜等着出去玩的团团一听这话,瞬间苦了脸。

她抓抓脑袋,看圆圆已经又写出好几个字了,老老实实的捉了笔,在自己的纸上画起来。

可不敢再等圆圆这篇了,万一爹爹再让她再接再厉再写出两篇大字可还行?

一个字都不想写的团团嘴巴都撅得可以挂个水壶了。

唉,学堂为什么要放假呢?

不放假,她每天去学堂跟大家玩,下学了也能跟大家玩,回来还能跟娘亲一起玩。

在书房跟爹爹读书是圆圆的事嘛,怎么学堂一放假,她也被抓来了?

团团满心期待着学堂快开学,那样她就不用在这里写大字了,写大字一点都不好玩。

但等到明年再开学,每天上学要写字,下学回来依旧还要在书房练大字的团团欲哭无泪,生无可恋。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抱厦里,玩闹够了的许三花和贺淑璃各归各位,安静下来喝完一杯热茶。

贺淑璃这才道:“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喜不喜欢还不确定,就是看着他第一眼,就觉得心里有一汪湖水在微波荡漾一样,痒痒的,又觉得舒服和安宁。”

许三花看见贺淑璃眼底的亮光,托着腮帮子问她道:“那当时你的心里可有擂鼓一样?”

擂鼓?

贺淑璃回想起那日,恍惚的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嗯,或许每个人也不一样。

“那你可想再见他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甚至天天见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